「喂,峱峱,台灣本島現在有沒有出現地震海嘯之類的大災難啊?」

一踏上綠島的土地,我就打了電話回去問這問題。畢竟將近十年以來,老天爺不斷的用各種方式阻止我前來綠島,讓我不禁懷疑是不是因為我一接觸到綠島的土地就會解開什麼神秘封印導致世界毀滅所以老天爺才那麼用力的阻止我。前陣子,大學部的學弟芳佑敲MSN問我說617618這兩天有沒有空,義峰學長,也就是學弟他們連隊的副中隊長在找人湊綠島團。我想了想,論文搞定了,這兩天也沒其他大事,就答應吧,然後看看老天爺今年要用什麼理由阻止我…..

619是學院畢業典禮,果然,親愛的老媽一聽到說我要在畢業典禮前兩天跑到外島去,立刻打電話過來說好說歹的阻止我,叫我不要衝動,不要冒錯過畢業典禮的險,講了好久好久,講的我都快跟媽吵起來了,老爸也說希望我想清楚,不要太衝動。我努力的說服爸媽,氣象預報顯示台東地區在617619這三天是大晴天,如果有颱風也不會說到當天才知道導致趕不回來;而在這之後又會開始下雨,我也要開始忙其他事情,我實在不想再等十年;但媽還是相當堅持,希望我就好好待在台北等畢業典禮,避開任何的意外可能性。我不得不說,如果國道三號天天在崩塌,如果颱風總是在一天之內形成,如果我總是害怕碰到這些意外,那我真的是什麼地方都不要去了,何況就算待在家裡,也難保不會發生桃園空難那種飛機掉下來砸毀住家砸死人的事情。眼看著無法阻止已經開始鬧脾氣的兒子,爸媽也只好拜託老天爺不要亂開玩笑了。

617早上起床,看著陰雨綿綿的台北天空,我的心還是涼了一大半。短短兩天一夜的時間,如果還被陰雨籠罩我還要那麼固執,堅持要前去嗎?不管了!相信中央氣象局吧!台東會是好天氣的!

為了省下一些火車票錢,學長決定先開車載著我和芳佑、逸仁兩個學弟到礁溪,再轉搭火車。穿過雪隧,我們在七點半到達了礁溪火車站,吃著蛋餅豆漿。八點十四分搭上火車時,宜蘭的天空也仍飄著綿綿細雨;但隨著火車南行,烏雲慢慢的變薄,逐漸露出了空隙;到了花蓮時,烏雲的空隙當中已可看見亮麗的藍天,我心中的冰冷石頭也逐漸消失。接近台東時,陽光已穿過車窗照在我沒睡飽的眼皮之上。我看著窗外的台九線,想著三年前我騎著腳踏車環島,奔馳在那道路上的樣子,當時駛過這條鐵軌上的火車上的司機,站在火車頭對我揮手加油打氣。

火車在十一點半到達池上,學長到車門邊去買月台販售的池上飯包,同時,峱峱打電話來提醒我,午餐最好等到下船以後再吃,現在就吃的話等一下在船上想必會非常精采!但已經肚子餓的我們把這叮嚀當成了耳邊風,還是巴拉巴拉的把這便當吃了下去,究竟,這些美味的飯菜等一下在船上會不會變成被我們裝在塑膠袋裡的咖哩呢?

池上飯包  


    到了台東車站,預訂民宿的接駁車已經在等待我們了。健談的司機大姊講著台東和綠島的八卦,將我們送到了富岡漁港。一下車,熱浪立刻撲面而來!一躲進候船室我便急著將身上的黑色Polo衫換成白色薄襯衫,之後才拿著相機到外頭拍照。

    在快到達台東時,我打了通電話給人在附近海巡署單位上班,好久不見的信興,但由於信興有不少公務要處理,直到我上船了,他人才來到漁港找我。一看到信興,在船邊計算船客人數的兩位海巡署同仁吃了一驚,以為長官是來督導巡查,敬禮大喊長官好!哎呀呀,也不過就是大學同學見面聊天,有那麼嚇人嗎?

綠島之星二號來了    

    綠島之星二號緩緩開出了港口,芳佑拿出PSP開始打,學長閉上雙眼希望趕快睡著,我和逸仁坐在位置上東張西望;不久後,船身開始隨著巨大的風浪而劇烈搖晃,我站起來走出客艙想要到甲板去看看,此時有位年紀和我差不多的正妹也有同樣的打算,和我在後船艙相遇,但我們都被船員給阻止,因為外頭風浪實在太大了。於是,我們兩人互相感嘆說了聲可惜,就各自回到位置上我一定還是有被船身搖晃影響到才忘了跟她要聯絡方式

   傳說中,前往綠島的船,遊客反應是有著標準程序的,我這次也真的見識到了:一開始的五分鐘,隨著劇烈的船身搖晃,大家都很興奮,尖叫聲此起彼落,大喊著比遊樂園的海盜船還刺激;接下來的五分鐘,尖叫聲會消失直到完全安靜;再來的五分鐘,我對逸仁說,第一炮響了,然後此起彼落的嘔吐聲就伴隨著小朋友的哭鬧聲開始出現了。船窗外,搖晃的海水呈現美麗的寶藍琉璃色澤,但顯然沒多少人有心情欣賞。我放鬆身體隨著船身晃動以減緩逐漸出現的暈眩,幸虧我平常也都是這樣神經失調東搖西晃的樣子,經過了一個小時的船程,下了船的時候我完全就是沒被影響到的樣子。不過,實際上,如果再多晃個二十分鐘,我應該也會撐不住………orz

    總之,終於,我,莊阿key終於踏上綠島的土地了。

踏上綠島土地的一瞬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yNT 的頭像
KeyNT

莊阿key的夢想拼圖

Key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