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617下午230分,我和一位學長兩位學弟一同踏上了綠島的土地,雍雅坊民宿的麵包車已經在港口邊等著幫我們將行李送到屋子裡去。在將行李放上車後,我們走到港口另一邊的機車出租處,騎上兩部機車,芳佑載義峰學長,我載逸仁,先騎到加油站加了70元的油,再騎到民宿的屋子去。

    路上,我這個路癡的毛病又發作了,一路騎呀騎的,越來越覺得困惑,行李車的司機說騎過7-11後大約一百公尺就能看到雍雅坊的招牌,我和逸仁都已經騎了四五百公尺,騎過鄉公所、綠島機場、衛生所了………而我們一回頭就看到芳佑急著追上來要帶我們回到剛才錯過的轉角。  -.-|||

    雍雅坊的老闆王伯伯指著掛在牆上的綠島地圖進行熱心的講解,我的心思卻都一直在桌上水族箱裡的那隻椰子蟹身上,我上次看到活生生的椰子蟹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在高雄旗津的路邊攤都能看到這些大塊頭的傢伙,然而當我長大開始更用心的觀察環境時,就再也沒看到牠們的蹤影,直到我翻了翻蘭嶼和綠島的旅遊書刊,才知道牠們已經被列為保育類動物,也大概只有在這兩個島嶼上頭能見到了。我問王伯伯說這傢伙被塞在小小的水族箱裡沒得爬一定很難受吧?王伯伯回答說這傢伙是偶然在路邊撿到的,椰子蟹要長到這麼大隻,大概需要五年的時間;再過個幾天就會放牠回山上去逍遙了,要我別擔心。我又跟這傢伙大眼瞪小眼了幾分鐘,看牠吃芒果也吃得挺快樂的,好吧,希望牠在山上的親蟹們別為牠擔心。

    安頓好行李後,開始討論行程,我提出一項要求,希望能在黃昏時刻讓我和我的小提琴到達綠島燈塔,錄製我台灣民謠計畫的錄影,其他的行程怎麼排都行;而芳佑則是表示他希望能夠先去看看監獄改成的人權紀念區。行程就這樣決定了。

    比起芳佑和學長的機車,我和逸仁騎乘的機車顯然比較辛苦,因為除了我體重數值較高以外,車子的前方置物台還放了我的小提琴,而逸仁的右肩掛著他的搭檔單眼相機,左手拿著大型三腳架。想必看著一身輕便的芳佑和學長,這輛機車應該會有不少埋怨或苦笑。

    好久沒有在陽光下悠哉的騎車閒晃了,此時路邊有個傢伙吸引了我的目光,於是我停下車跑上前去看,一隻梅花鹿坐臥在一旁的店家門口,看我走進,轉過頭來瞇著眼看我。這間店的店名是小鹿斑比,門口還有牌子寫著感謝TVBS報導。我問老闆說這隻鹿叫什麼名字,老闆說就是斑比。牠就這樣臥在店門口,好似一切都無所謂的樣子,在我之後又有兩三位遊客被牠吸引,要來逗弄牠,和牠合照,牠仍用牠的瞇瞇眼隨意的看著每個人,不知牠是否會覺得我們這群都市俗很無聊?   

小鹿斑比  
 
     雖說現在綠島的產業及功能已經轉往觀光為主,大部份的監獄也都轉型變成代表地方特色的文物展覽館,但仍有一座監獄持續運作著它原有的功能,裡頭的犯人多是重刑犯。理所當然,這種地方是禁止參觀的,我們只能在外圍拍照。當我們拍完照時,一輛囚車開了過來,進入我們不能接近的禁區,嗯……該趕快離開了。

  機車的時速漸漸提升,我們快速穿越住宅區和餐廳區,但路邊又有一個影子讓我大嚷著停車停車,路邊炭烤店門口的有個低著頭,只露出身子的傢伙;走近一看,原來是隻黑山羊,一隻看到我就撇頭不理甚至作勢要離開的黑山羊。炭烤店的老闆看到我一副挫折的樣子,對我說,不叫牠的名字咩咩,牠就不會理你。我喊了一聲,牠還真的就轉過頭來看著我,讓我拍了張照,但隨即又撇過頭去,像是在向主人抱怨說又有無聊遊客來騷擾了。

這島上的動物們都那麼的有個性嗎?

 

咩咩  

我有一個習慣,每次一和朋友到達一個景點,我就會自動開始講解說明我腦中關於這景點的所有相關資料,當業餘的導遊。現在,眼前出現一片濱海草原,一旁的海面上豎立著幾塊巨大的岩石。前方的是三峰岩,後面的是將軍岩。我又自動開始說明將軍岩是因狀似身著古中國戰袍,凝望著海面,鎮守在綠島監獄門口的古代將軍而得名;而前面的三峰岩…….簡單講就是三塊大石頭相連而得名,至於有沒有其他八卦故事……好像有三位仙人在此得道啊不對那是三仙台的典故而不是這邊!完了完了,我的相關知識還是不足啊回去一定要加強!

之後我立了一個目標,只要讓我到過一個地方,我一定要用心的記下關於當地的一切,當我再次造訪時,我可以當個不會出錯的導遊。

將軍岩的頭部其實是個只有輪廓的凹陷,沒有實體的臉。逸仁看了看,說這造型更像是哈利波特小說當中的摧狂魔。呃….就工作內容而言,這座將軍岩也的確和摧狂魔一樣都是在鎮守監獄….就算祂是摧狂魔,那也先相信是位偉大的摧狂魔好了,別破壞美景的氣氛~~(來人啊,餵公子吃河蟹!);除了近處的三峰岩和將軍岩,往前看到更遠的地方還能看到一頭趴在海面上的老牛牛頭山。比起將軍岩,牛頭山的造型更是唯妙唯肖!牛鼻牛角都清楚可見!我甚至都能感覺牠的鼻子在噴氣了!學長試圖要用借位的方式拍張軍官騎老牛的照片,可惜不怎麼成功。這隻老牛也和剛才遇到的小鹿斑比一樣,對周遭的一切都覺得無所謂,自顧自的凝望著大海,這一望,就是千百年、千萬年的歲月。

 將軍岩和三峰岩  

 

芳佑呈大字型躺在草地上要我拉他起來,我瞪了他幾秒,幹嘛不自己起來?又過了幾秒,我在幹嘛啊?都出來閒晃了還對學弟那麼認真嚴肅是要做什麼?於是伸手把這寶貝學弟給拉了起來,芳佑一起身就直嚷著這草會扎人,讓他痛的不得了;海邊的植物因為終年面對強烈海風的吹襲,因此多半是緊貼著地面,牢牢的抓緊土壤和岩石,身軀也都堅韌無比,躺在上頭感覺像是被扎是理所當然,那老弟你還躺那麼久幹嘛?那麼懷念被草扎的感覺,可以再去一次陸軍官校玩匍匐前進和那邊的含羞草相親相愛啊~~  -___________-#

綠洲山莊,好像是個相當高級的渡假勝地,實際上卻是囚禁罪犯的監獄;這種命名還真不知該說是幽默還是和諧還是什麼東西。外面的山壁寫著滅共復國、毋忘在莒,裡頭的牆壁也寫著精誠團結、擁護政府等標語,搭配著不斷循環的洗腦課程與被管控的集體生活,害我不斷想起這幾年的夏天因為軍校學生的身份而不得不接受的暑訓。就許多方面而言,監獄歲月和軍訓時光還真是沒有顯著差異。但一走進犯人們的寢室囚房,特別是單人囚房,強烈的壓迫感彌漫在空氣中;常被描述為犯人對自由渴望之象徵的小小的鐵窗,使得囚房空間顯得更小,但空白牆壁所展現的壓力卻是更為巨大,我自己光是站在這裡一兩分鐘就會感到不舒服,當初被囚禁在此,後來能走出去回歸社會生活的人,是有多麼堅強或是瘋狂的意志?  

監獄牢房  


  有著陽光灑落的誠字樓中央天井,是唯一讓人稍微能覺得放鬆的地方。走在環繞著這天井的走廊上,我又一直想起當年在陸軍官校受入伍訓的回憶,因為當年的宿舍也是如此,差別在於這邊是圍成六角型,而陸官是四角正方型。

二樓的其中一道走廊中央,懸掛著長長的白紙,在走廊上緩緩飄蕩,上頭寫著關於許多新詩,字裡行間透露著掙扎、無奈、悽涼,在昏黃的午後陽光下,是不會讓人感到陰森恐怖,但仍會讓人感到詭異,感到有著一縷怨魂在這徘徊,感到過往的悲哀仍是久久不散。


監獄展場  


 另一處由過往新進成員訓練中心改建的展場當中,展示著一把小提琴,是某位大師在獄中為當時五歲的姪女所製作的。看著展示櫃中的琴,我心裡又是一陣難過,同時也更加感受到我背後自己那把琴的重量(補充說明,是的,我這次來綠島還帶著我的小提琴,而且這個下午我都帶著他一起走)。任何的文字語句樂曲,都有可能被認定為叛國的白色恐怖時代,我這口無遮攔的白目混蛋一定也會被抓進來,並在獄中大吵大鬧然後瘋掉,遲早變成在附近飄盪的遊魂;對比這樣的我,這位大師是用什麼樣的執著與冷靜,完成這把琴的製作?


離開了壓迫人心的監獄展場,我們在綠島的燈塔旁看著大海。說來有趣,無垠的大海景觀具有解放人心的功能,但對於生活在陸地上的人類而言,被海洋包圍不也是另一種囚禁嗎?對於無法離開孤島的魯賓遜而言,看著大海的感覺恐怕不會比看著監獄的牆壁好。哎呀呀呀呸呸呸呸呸~~出來玩還想那麼晦暗的東西幹嘛?此時前方傳來一陣騷動,一群阿公阿嬤觀光團看著一隻倒楣被抓上岸的大螃蟹,不斷的發出驚呼。身寬大約30公分的大螃蟹,肚子上還有著未孵出的蟹卵。一大群的人喊著說晚上可以加菜了,我想請他們放生卻又鄉愿遲疑說不出口,看著大螃蟹就這樣被帶走,海風越吹越烈,海浪越打越高…抓著螃蟹的人走遠了…


 前年在進行腳踏車繞台灣計畫時,我就有了另一個構想,要帶著我的小提琴到台灣各縣市去演奏能夠代表當地的民謠並錄影作記錄,包括在台北演奏淡水暮色、台南演奏安平追想曲、高雄演奏大船入港、屏東演奏思想起等等;台東的歌曲是沈文程演唱的來去台東,而隸屬台東的綠島和蘭嶼我又決定另外為這兩個小島進行綠島小夜曲和蘭嶼情歌作為計劃BONUS的部份。沒想到,計畫正式的部份都還沒開跑,就先到綠島上來了,那麼就將綠島小夜曲當作這整個計畫的序曲吧。

綠島燈塔矗立在山崖上,我站在山崖下的海灘上,用肩膀和臉頰夾緊了小提琴,舉起琴弓,看著前方的波濤海浪,那是在台灣本島周圍難以見到的巨大浪潮,因為台灣本島周圍的海底不夠深,海風也不夠強,因此大島週邊浪濤的洶湧氣勢遠比不上這座小島的浪潮;又或許,是因為人置身這小島,在與天地之間的對比中,感覺自己變得更為渺小了。夏天的白晝特別長,時間已經過了1800,天空仍是鮮艷強烈的藍,看來這小夜曲是很難感受到夜的悠然了;而強烈的海風,吹得我的襯衫啪答啪答響,也讓我不得不在持琴弓的手指上增加力氣。既然天光、海風、浪潮都那麼的有勁道,我不想讓我的琴聲被蓋掉就只能用出更大的力量了!要用所謂欲與天爭高的豪情壯志來演奏!演奏一首…呃…溫柔的情歌小夜曲。成果如何還是交給大家來評斷好了…orz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k0iz6BSogg


綠島燈塔  

        今天的晚餐是阿剛炭燒!那炭火就像海風一樣熱情!強而有力!強而有力啊!但是烤肉架上的錫箔紙沒幾分鐘就焦黑一片而一直更換也實在很累啊~~米粉、雞胸肉都相當的美味,一個不小心就又吃撐了肚子,這樣那海風再強烈也吹不動我們了

晚上八點,民宿的導遊大哥要帶著我們去夜遊了。騎上摩托車,沿路等待其他要一起去的遊客,最後形成了大約20輛摩托車組成的車隊!聲勢真的相當的驚人!這車隊就浩浩蕩蕩得往寧靜的山路殺了上去!到了一大片的林投樹邊,大家停車熄火,導遊大哥拿出手電筒照著樹葉,仔細看,就能發現那與青綠的樹葉融合為一的身影,一隻隻肥滋滋的大頭竹節蟲,正在示範何謂迷彩偽裝,不過仍是被我們大家給看光了。繼續上路,沿途導遊大哥三不五時便拿起手電筒掃射周圍的山坡,尋找梅花鹿的蹤影。但我不禁懷疑,這車隊轟隆轟隆的吵個不停,車燈又亮得不得了,會現身出來給我們看的梅花鹿會是怎樣的梅花鹿?膽子大或是習慣了,想說就出來露個臉也無所謂,還是說被吵得很火大想要出來找人算帳?我正在胡思亂想時,導遊大哥的手電筒定在一點了,右側大約30公尺遠的草地上,一頭梅花鹿看了這邊一眼,繼續低頭吃草,人們驚呼連連,高興得不得了;梅花鹿似乎覺得無聊,一轉頭就消失在樹叢當中。繼續前行,沿路又見到了三頭梅花鹿。

「他(導遊大哥)怎麼那麼厲害?這樣都找得到那些鹿,那些鹿其實都是被導遊們綁在那邊的吧?要夜遊才能來看他們的原因是白天會看到那些綁牠們的繩子。」(黃逸仁,2010

……似乎有一點道理?

石觀音在觀音洞裡庇佑眾生平安,鄰近還有土地公作伴,石蟾蜍在小洞裡吸了不少的銅板,像是深海怪魚的石龍抽菸抽得整張嘴都黑了。綠島的奇岩怪石還真的是大小各有各的樂趣。不過,觀音洞入口牌樓的對聯,上聯為綠水青山觀音聖地,下聯為島上風光菩薩洞府,兩聯首字合起來為綠島,末字合起來則是…地府?一想到這點,再看看石龍那猙獰的神情,忽然覺得,身邊一大群的遊客中忽然有多了個不陌生的身影?別鬧了!有觀音菩薩和土地公在,怕啥?

大頭竹節蟲   

夜遊行程結束後,我提議想要找個能躺著看星星的地方,最好是能夠泡海水的沙灘,不知大白沙那邊如何?但大家其實也都有點累了,何況明早還要早起看日出,所以還是將車子停回民宿,徒步走走綠島夜晚的街道就好了。在監獄主題冰店—冰獄中享受台灣本島吃不到的海草冰,而在紀念品商店中,芳佑拉著逸仁感嘆原來之前在峇里島買的釣魚貓小木偶在綠島就買得到。

回到房間盥洗後,開始進行出門旅遊一定要做的事情:玩撲克牌,玩幾場排七就能知道一個人的心機能重到什麼程度。不知不覺中,我們踏上綠島已經超過10個小時了,時間晚了,收起牌進入床上躺平的狀態,同時開始講好兄弟傳奇,這邊引述一句名言:「我被壓了之後就被開了。」(郭芳佑,2010)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請去詢問當事人,現在我要睡了,明早要看日出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yNT 的頭像
KeyNT

莊阿key的夢想拼圖

Key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